从陈晓鹏和童小凌的离婚案看军人复员费如何分割?

2016-11-01 10:06

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涉及到分割军人名下的复员费、自主择业费等一次性费用的^计算方法以夫妻婚姻关系存续年限乘以年平均值’所得数额为夫妻共同财产


夫妻一方实际中予以控制的他人名下的财产,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离婚时另―方没有分割权。

军人退伍是所得复员费原本为军人的个人财产,但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获得的复员费为夫妻共同财产。


陈晓鹏河南省郑州人士,2002年到海南参军,曾在2008年抗洪中立下二等功。2012年,30岁的陈晓鹏回老家探亲时经人介绍认识了28岁的女医生童小玲。两人很快相恋,并于2012年底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婚后陈晓鹏依然住在部队里,每个月只有两天的探亲时间能回老家与童小玲在一起。童小玲虽然理解丈夫确实身不由己,但聚少离多的日子难免让新婚夫妇寂寞难耐。在童小玲的强烈要求下,陈晓鹏于2015年正式复员转业,获得转业费30万元。复员后,陈晓鹏转到县检察院上班。陈晓鹏在朋友的指点下,购买了某公司的股票,拋出后大嫌40万元。手头上宽裕后,陈晓鹏经常花天酒地夜不归痼,有时酒后和童小玲大吵大闹。童小玲也逐渐从甜蜜婚姻的美梦中醒来,发现陈晓鹏已经不是结婚时那个溫柔体贴百依百厢的丈夫。2016年5月,童小玲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


诉讼请求


1.请求法院判令原告童小玲与被吿陈晓鹏离婚;


1请求法院判令平均分割被告陈晓鹏的复员费20万元与炒股所得20万元。


被告陈晓鹏答辩称:同意离婚,但认为复员费是国家犒劳自己在部队多年劳苦的血汗钱,不能分给原告童小玲。炒股所嫌的钱早巳花光,不存在分割问题。


判决结果


法院经过审理査明,被告陈晓鹏在其20岁时,即2002年人伍,2015年33岁时退役。被告陈晓鹏与原告童小铃于2012年登记结婚,至今婚姻关系存续年限为4年。根据上述査明情况,被告陈晓鹏所得复员费,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四条的规定,原告童小玲享有分割权。


经査明,被吿陈晓鹏于2015年3月以父亲陈铁军名义在某证券公司开户,所投入的资金3万元系陈晓鹏从其朋友王志文处借得,2015年9月抛售股票后賺得37万元,至今账户余额为23万元,此款项属于被告父亲陈铁军的合法财产,被告没有所有权,故原告小玲无权请求分割。判决如下:


1.判决被告从复员费中分配16000元给原告童小铃,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给付;


1.驳回原告董金玲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主要涉及的问题是,复员费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离婚时,分割方法是什么?


应当明确的是,复员费中的一部分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千问题的解释(二0第十四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涉及分割发放到军人名下的复员费、自主择业费等一次性费用的,以夫妻婚姻关系存续年限乘以年平均值,所得数额为夫妻共同财产。前款所称年平均值,是指将发放到军人名下的上述费用总额按具体年限均分得出的数额。其具体年限为人均寿命七十岁与军人入伍时实际年龄的差额。”


本案中,原告鹏20岁时人伍,2012年登记结婚,2016年离婚,婚姻关系存续4年。因此董金玲分得部分应该是400000十0^乂3夺2:9000。其中,


400000/(70-20)X4=32000表示婚姻关系存续4年,复员费用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的部分。32000/2=16000,表示被告董金玲能分割一半即160000元。


法院为什么没有支持原吿主张分割被告炒股所得40万元的请求呢?


我国《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所得的生产、经营的收益为夫妻共同财产。林海鹏以父亲名义炒股所得的40万元,应认定为其父亲的合法财产,对于此款项,林海鹏虽然实际中予以控制,但从法律角度讲,他并没有合法的所有权,更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他对此款的花销只能认定为其父陈铁军对他的赠与,账户中的余额依然为陈铁军的财产。因此,离婚时小铃没有分割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