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遭遇家暴后收集好离婚诉讼的证据?

2017-04-20 09:47

(一)案情回顾:原告刘宁,女,和被告苏志,男,本是夫妻关系,但夫妻感情一直不好,经常因琐事争论不休,甚至会动手。


  原告诉称:2016年1月5日下午4时多,原、被告因家庭小事发生口角,被告突然到原告作业场合殴伤原告,致使原告头部、面部、牙齿、脖子、手脚、背部多处受伤,被确诊为创伤性脾决裂,并行脾大多数切除术。经判定,原告构成重伤二级、伤残程度评定八级。现原、被告夫妻豪情确已决裂,恳求法院判准离婚。

  被告辩称:1、原告诉称被告婚后好逸恶劳、回绝到外作业与现实不符;2、原告诉称被告于2016年1月5日下午四点多在百惠服装店殴伤原告,致其重伤二度、伤残八级与现实不符。3、被告与原告豪情深沉,被告不同意离婚。

  经审理查明:婚后,原、被告常因家庭小事发生胶葛。2016年1月5日下午4时多,两边再次发生口角,被告到原告作业场合殴伤原告致原告头部、面部、牙齿、脖子、手脚、背部等身体部位受伤,被确诊为创伤性脾决裂,并行脾大多数切除术。汕头市公安局金平区分局以被告涉嫌故意伤害予以刑事立案,4月2日被告取保候审。

 (二)裁判结果

  法院以为原、被告虽系合法夫妻,但因两边婚后未能正确处理夫妻关系,化解夫妻矛盾,且被告对原告施行家庭暴力,故原告请求离婚,应予以照准,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等的规则,判定准予两边离婚。

  被告苏志不服一审判定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一审认定现实错误,刘宁对2016年1月5日的家庭胶葛的起因存在严峻过错,其脾决裂发生的因素有多种可能性,苏志底子没有殴伤致使刘宁脾脏决裂的做法,公安机关刑事立案后,人民检察院认定该刑事案件现实不清依据不足,于2016年4月1日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可见刘宁脾脏决裂的详细时间和因素没有确定。两边豪情深沉,虽偶有争吵,可是是正常的夫妻生活,恳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禁绝离婚。

   二审法院以为:一审法院查明2016年1月5日苏志殴伤刘宁致其头部、面部、牙齿、脖子、手脚、背部等身体部位受伤,构成轻微伤,该现实有公安机关的《报案回执》、《案情介绍》及汕金公(司)鉴(法活)字【2016】第01010号《判定书》为据,足以认定苏志施行家庭暴力。一审法院以苏志施行家庭暴力为理判准离婚,符合法令规则。遂判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就本案中,湘潭律师分析认为:苏志虽未被批准逮捕,但根据现有依据,足以认定其有家庭暴力做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第(二)项的规则: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二)施行家庭暴力或优待、遗弃家庭成员的;……故法院判准两边离婚系循法令的规则而行。

   2014年3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定见》,进一步有力冲击家庭暴力犯罪,依法维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主要的是,受害方应及时稳妥地搜集相关依据,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一直以来,家庭暴力在离婚诉讼案件中占比不低,也是严峻影响家庭和谐幸福生活的主要因素。受害者若不能及时有效地搜集依据、寻求法令与社会的帮助,将可能使自身遭受更大的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