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执行联动机制所面临的四大困境

2021-01-30 09:48

      通过对执行联动工作机制的梳理,笔者发现联动机制运作仍存在一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司法执行功能的发挥,影响社会诚信体系的建设。


  一,联动单位协助执行的主动性不强


  由于协助执行单位之间不存在隶属关系,甚至没有共同上级,部分联动单位因此认为协助执行并非其本职,从而消极对待协助工作,比如送被执行人拘留时,拘留所信息采集手续较为繁杂,且经常以未收到上级相关文件为由拒绝接收需拘留的被执行人。部分联动单位认为失信惩戒工作是法院的事情,联动机制也是为法院服务的,造成该机制被局限于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难以发挥联动机制的真正效能。同时,在打击拒执犯罪工作中,存在移送流程不畅、办案协作不够、刑事追究进程缓慢等问题,比如侦查、审查起诉、审判三个阶段对证据的收集、固定、认定存在一些不同认识,导致此类案件的立案审查、侦查时间较长。


  二,执行联动工作考评监督力度不够


  民事诉讼法**百一十四条是对不履行协助执行义务的规定,即在单位、组织及个人不履行协助执行义务时,法院可以依法采取处罚措施,但当前对协助单位应如何协助和对拒不协助执行如何认定、处罚等问题的规定较为原则,而协助义务单位多数是行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法院客观上会受到各种因素影响,最终实施处罚的力度不大,比如在部分高收费私立学校未按照相关要求在入学报名时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子女就读的情况下,法院只能通过司法建议要求教育部门对此类学校加强管理。同时,联动单位实施联合惩戒、联动工作开展等情况虽纳入到平安建设责任考核内容,但在年度考核中扣减该项目分值较低,也造成部分联动单位消极协助。


  三,信息化建设与联动工作需求脱节


  失信联合惩戒平台与各联动单位业务系统的对接尚未实现全覆盖,联合惩戒“六个自动”功能也尚未全部实现,并存在数据衔接不顺畅、信息反馈不及时等问题,法院仍无法直接运用部分联动单位的数据进行查控。比如某案件的被执行人已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屏蔽并从限制高消费名单中解除,但据其反映仍无法乘坐飞机,原因是民航部门的失信信息更新滞后,数据无法随案同步更新。同时,因软件开发人员不是执行人员,无法精准掌握执行信息化的需求,使执行信息流程管理系统偏重于管理监督职能,对于案件数据深度分析、自动处理等尚无法实现,对减负增效考虑少,导致管理功能强大,而实际操作复杂,办案人员的使用热情不高,认为增加工作负担,有的甚至表示不想用、不会用。


       四,执行联动机制落实不够到位


  执行联动机制的相关配套机制不够健全,相关法律法规较为原则,实际可操作性不强,信息数据衔接仍面临一些障碍,无法充分有效推动执行联动工作常态化运行。在查人找物方面,网络查询、冻结、扣划虽已实现,但查控系统网络化、自动化仍不高,比如车辆查询需前往车管部门查询相关信息,针对保险理财产品等非传统型保险产品的查扣功能不全。在落实失信惩戒措施方面,部分联动单位未将核查失信被执行人工作纳入本单位管理、审批的前置审查程序之中,业务系统仍未嵌入联合惩戒平台,比如部分高收费私立学校未在入学报名时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有的水电气、通信部门仍未将水电气缴费、通信等相关数据对接联合惩戒平台。同时,大多数情况下,负责裁定减刑、假释的法院与执行财产刑的法院不是同一家,且与监狱缺乏协作机制,衔接程序也不规范,存在“真空”地带,导致有能力履行的罪犯在不履行或者部分履行的情况下仍可被减刑、假释。